BIG GIRL

考试前的放纵,就像吸毒一样,虽然我没吸过,但我想大抵应该就是这样吧,是一种绝望和快感的混合体。
就像那张塔罗牌说的我选择了一种错误的方式来释放压力。
这半年体验了二十多年来最痛苦,最不快乐的心理压力。
一切都会过去吧,一切正在过去。
想与别人诉说时总觉得不值一提,想写下来又觉得太过矫情。感谢爸爸妈妈,理解我,宽慰我。

评论